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惺惺相惜

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pg123.net

书迷正在阅读:、、、、、、、、、、、
        张天赐忽生“报复”之意,一边说着,一边舞动着手指,鬼鬼地笑着。

        那意思,你懂的!

        “瞎说,我有‘阿阴’,怎么会去想那月中嫦娥呢?”

        “更何况,‘阿阴’比那嫦娥要胜上百倍。”

        阿阳摆出一副傲娇的神情,四十五度角斜向上视,洋洋得意地说着。

        那感觉,自是美极了。

        不等“阿阳”说完,张天赐眼睛一转,又抢着说道:

        “哦,我知道了。莫非??????你和她??????嘻嘻嘻??????”

        “那个,不是你所想。”阿阳脸色突变,忽感天赐有不怀好意之心,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别瞎猜,‘阿阴’她很好的!”

        说这话,声音都明显小了很多。

        既没了适才那般志得意满的傲娇,又没有了昂首挺胸的气势,反倒是显得底气不足,心中发虚起来。

        “哈哈哈??????你说,你们是不是吵架啦?”

        “啊??????哈哈哈??????”

        张天赐见那“阿阳”因气急而憋得脸色通红,却又哑口无言,异常开心。

        更加助长了他恶作剧的雅兴。

        想有意拿那忠厚老实的“阿阳”戏耍一番,以缓解自己烦闷的心情。

        这纯粹是以人娱己的自私做法,不曾想被老实巴交的“阿阳”给撞上了,也算是他运气不好吧。

        紧张小心的“阿阳”本指望着张天赐口中积德,嘴下留情的。

        殊不知他表面上“歪打正着”,实则不知内情,所述之话,尽不及心中所忧,故而虚惊一场,突生“劫后余生”的庆幸,忽地长舒一口气。

        “哎??????你别说了。只是小拌了两句,一会儿就好了。”

        老实的“阿阳”尽不是张天赐的对手,被他“调戏”得羞红了脸,搞得好似犯了什么大错一般。垂手低头,羞愧难当。

        “哦??????看来,你是出来躲清闲了,不是专门来找我聊天嗒。”

        “啊??????哈哈哈??????”张天赐左手背后,右手指点指点“阿阳”,自是得意地笑着。

        “哎,也不能这么说。”

        “月色之中,见你一人,独坐汇灵神木之下,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煞是可怜,故而心生惋惜,特前来陪伴一会。”

        “嗯,谁叫你是我的恩人呢!哈哈哈??????”

        都说兔子急了还咬人,这老实人要是被逼急了,迟钝的嘴巴有的时候也会“逆袭”。

        这不,“阿阳”不知何故,忽如开启神力加持一般。

        那嘴巴子,瞬间变得嘴上抹油,能说会道起来。

        一时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你来我往,各不相让。

        一方极富言辞,口若悬河;一方是口钝舌惰,严防死守。

        一方是海阔天空,极具想象;一方是逻辑严谨,据理力争。

        一边是穷追猛打,犀利进攻,潇洒自如。

        一边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丝毫不乱。

        虽不见火星撞地球般激情澎湃,到也有几分刀光剑影,电光四射之形,几番回合嘴上争斗,难分胜负,无比精彩。

        胶着之势,更加激起了张天赐好斗争胜的欲望。

        惊奇之余,又好似发现新大陆一般,甩开那些桎梏,另辟蹊跷,畅快淋漓地跟“阿阳”同志,“吹牛打屁”起来。

        真所谓,不打不相识。

        又俗语:志不同而道不合。

        志同道合之下,自是话题颇多。

        两个孤零零的男人,就这么位于阴阳汇灵神木之下,于斜月冷光之间,叙春论秋,谈古说今,琴棋书画,阴阳八卦,无所不谈,无所不聊。

        一时间,谈笑风生,英姿飒爽;

        个个气宇轩昂,句句精彩绝伦。

        如此浪漫宁静之中,非婉约恋爱之人,实志同道合之友。

        心心相惜之间,搞得好像一对??????

        哦,算了,为了袒护“上尊神仙”的颜面。

        那啥,就不说了。

        两男人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共兴趣的话题,聊得一头奋劲。

        自不知说了多少箩筐的话语,阿阳方才想起什么,特神神叨叨地问道:

        “适才见恩人于汇灵神木之下,扼腕叹息,此为何故啊?”

        “哎??????事情是这样的。”

        张天赐将小六子的事情,黄天辉的请求,以及神瞳出的主意,玲珑阁中的故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的知音。

        呃,不是,严格的讲,是“阿阳”同志。

        “你说这事啊,嗨,这点儿小事,还能让您成了心事。”

        “嗯?怎么啦?”

        “甭听他们胡扯,哪有那么复杂。”

        “哦?难道你有更简便的方法不成?”

        “切,这有何难?”

        “你到树上扯三片树叶,用凝露水煮开,辅以你的意志,化成三份。”

        “一份给小六子服下。”

        “一份浇到胡月芝的坟头。”

        “一份你自己服下。”

        “如此这般,当晚见效。如不见效,你来找我!”

        “靠,就这么简单?”

        张天赐惊讶得竟然爆了粗口。

        只是,他太过兴奋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世俗伦理的约束了。

        激动之余,一把抓住“阿阳”的双肩,紧紧捏住,用力摇晃起来。

        “哎哎哎??????放手!疼??????嘶??????”阿阳被蹂躏得怀疑人生,疼得龇牙咧嘴,紧急向张天赐求情道。

        “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激动过头了。呵呵呵??????

        “你刚才说的,当真?”

        张天赐搓着双手,虽一脸抱歉之意,还不忘求证一番。

        “对啊,就这么简单。”

        “阿阳”骄傲之言饱含理所当然之意。

        然眯眼斜眉之间,又生嫌弃之感。

        不过兴奋中的张天赐毫不在意,大呼一声:

        “我去??????”

        激动之余,长舒一口气。

        忽而眉头一锁,心中不禁恨恨起来。

        看来,这神瞳和玲珑阁也有不靠谱的时候啊。

        如此简单之事,何故跟我绕这么一大圈呢?

        现在看来,摆明的是不想帮我嘛!

        张天赐越想心中越郁闷,阴沉着脸,拳头攥得紧紧。

        因为他知道,不管是神瞳,还是玲珑阁,定会是有更加简单的方法。

        他们不说,无非是想??????

        “好啦,你也别想多了。神瞳和玲珑阁的方法虽然复杂些,但也同样有效。他们如此这般说,也是有原因的。”

        “你说的是??????”

        “对的,跟你想的一样。”

        “好吧,难道你也是这样想的?”

        “哎,怎么说呢?我是希望你能快速地去找九龙金牌。这样的话,我和阿阴也能早日摆脱窠臼,成就百年好合之缘。”

        “如此美事,你觉得我是跟你讲实话,还是讲你想听的话?啊??????哈哈哈??????”

        “阿阳”虽然忠厚老实,但不是那种不谙世故之人,

        见张天赐心生烦闷,作为自己的“知己”,自是想尽办法,转移注意,试图让其开心起来。

        不过,张天赐的情绪并没有因此而完全改善,依然是阴沉着脸,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你不用讲了,我已然明白。谢谢!”

        然心里面又想着,是否找个机会去找神瞳理论理论,说说清楚。

        但随后一想,毕竟求人之处,用到之时,自是很多。

        况神瞳、玲珑阁神力加持,绝世罕见。

        细心呵护还来不及,怎可因一时之意气用事,心直口快地自相伤害起来。

        且不谈未雨绸缪,以备无患。

        若因此而伤了和气,坏了关系,为日后的合作埋下隐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更何况,理直气壮地当面理论,对方倘若死不认账还好。

        要是直言各种缘由,处处袒护自己,反倒是显得自家子小气不堪,鼠目寸光了。

        详思一番,又不禁释然。

        也许,他们要求自己找九龙金牌,或许并非坏事。

        虽有些愤愤不平,然自知求同存异非一朝一夕。

        口舌之争,只会增大嫌隙。

        于己,于他人,都不合适。

        经此一番心理斗争,心中的不如意,自是烟消云散。

        展开笑容,对“阿阳”一抱拳,表示感谢。

        “不用谢!你能解脱出来,实为好事。”

        俩男人那惺惺相惜,情投意合的感觉,像极了一首诗:

        回文书中白头吟,人生难觅一知音。

        好似前世注定的缘分,今生相见,那绝对是可劲地聊啊,竟忘了身边之事。

        正在此时,“嘎吱??????”一声。

        门打开了,月光之下,走出一妙龄女子。

        首先发现的是“阿阳”,随即心领神会,起身告退。

        不忘在张天赐肩膀上拍了拍,小声说道:

        “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朋友来了。”

        “啊?哦,好的。”

        张天赐回过神来,目送“阿阳”离去。

        回头看时,见思语已披着一身单薄的睡衣,于仙雾滕袅中,款款而来。

        婉约而含蓄,冰清而动人。

        如月中仙子,似湖畔西施,

        若落日昭君,恰画中玉环。

        如此美妙之人,如此浪漫之景,看得张天赐不禁愣了神。

        “啊!思语,你还没睡啊?”

        “哼??????某人失踪了,几晚未见,我能睡得着吗?”

        张思语轻轻走到张天赐身边,挨着坐下,托着下巴,看着斜月,一脸幽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