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时时彩 -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在线阅读 - 第48章:谁在帮她?

苹果手机时时彩开奖结果

书迷正在阅读:、、、、、、、、、、、
        愤怒的喝斥声传入叶金贵耳中,他踹出去的脚顿了下,并下意识扭头看向身后。

        人群中多了三位身穿制服的民警,两位男民警,一位年轻女民警,当中间那人年约五旬,正黑着脸看叶金贵。

        刚刚正是他喝斥的。

        叶金贵怔了下,喊道,“老胡,你怎么来了?”

        这中年男人是派出所副所长胡旺杰,和叶金贵是小学同学,二人认识的。

        胡旺杰沉着脸反问叶金贵,“老叶,你在做什么?”

        语气里的质问不容置疑。

        他虽然个子不高,但周身自然而然带着一股让人敬畏的煞气。

        叶金贵双手暗暗攥拳,阴着脸答道,“家门不幸,这丫头不听话,我在教育她。”

        “教育孩子用得着弄这么大阵势?”胡旺杰伸指点点四周挤得水泄不通的邻居们,根本不信叶金贵的话。

        他皱着眉继续说,“我们接到群众报警,说有人持凶器伤人,说的就是你吧?”

        “我教育自己的女儿,怎么叫持凶器伤人?”叶金贵立马黑了脸,理直气壮的反驳。

        同时,他往围观的人群里扫了扫,想知道是谁报的警。

        这明摆着是跟他做对!

        叶宁也好奇是谁这么给力,竟然帮她报警了。

        她抹着眼泪走到胡旺杰三人面前,哭着说道,“胡所长,求你们救救我,我爸和我妈要打死我。你们看,那是我爸打我的棍子。”

        她伸手指了指被刘婶男人握在手中的铁棍。

        刘婶男人忙将铁棍往那男民警手里递,“周警,这不是我的,是他的,被我们夺下来的。”

        他指指叶金贵,又指指其他几个先前阻止叶金贵的男人。

        那几个被指到的男人也都点头附合,表示刘婶男人说的是实话。

        男民警周成将铁棍接过来,入手的感觉让他冷了脸。

        她他在铁棍拿在手里掂了掂,看着叶金贵冷笑,“我看你这不是教育孩子,是在报复仇人吧?”

        哪有当父母的用这么粗的铁棍子打孩子的?

        这事连小混混们都不敢轻易干啊。

        因为闹不好就会出人命的。

        站在人群后面的陆丞轻轻松了口气。

        他真的没想到,只是出来跑步健身,竟然又遇见了这个又傻又狠的姑娘被人追着打。

        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站着看了一会儿热闹。

        虽然他看出来叶宁有演戏的嫌疑,但叶金贵夫妇的做法让他很不满。

        不管孩子犯了什么错,当父母的可以教育,但不能心狠无情的置孩子与死地。

        当父母的也可以稍微偏点心,但不能将不喜的孩子似若草芥灰尘不值分文,随意践踏侮辱。

        所以,他就去不远处的派出所报警了。

        在他看来,像叶金贵和秋玉华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面对叶宁的诉求,胡旺杰轻轻点头,“小宁你别担心,我们会帮你处理好这件事的。”

        叶宁抹着眼泪嗯了一声。

        但她心里不太指望胡旺杰将叶金贵抓走。

        她是叶金贵的女儿,在他看来,这是家事,他肯定会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最多对叶金贵敲打几句。

        胡旺杰将叶金贵拉去一旁,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叶,虽然小宁是你女儿,但你动手打她也是不对的。要是将她打伤了,你同样要负法律责任。”

        “再说了,你要是真的将她打个好歹,到最后后悔的还是你自己。有什么话好好说,别那么大火气。”

        “行了,带小宁回家去吧,千万别再动手了。”

        他是看在和叶金贵同学一场的份上,加上叶宁不是外人,也没有受伤,才将事情轻描淡写的处理了。

        可盛怒中的叶金贵并不领他的情,阴着脸没答话。

        胡旺杰这个狗东西,别以为当了几年所长就以为自己是个人,他教训小贱种干他屁事,用的着他来教训?

        秋玉华在一旁听了,赶紧替他答,“胡所长你放心,我们不会打小宁的,老叶只是拿棍子吓吓她,哪里是真的打她了。让你费心了,我们先带小宁回去了。”

        她一边说,一边去拉叶金贵,并向他眨眼示意。

        叶金贵冷哼一声,一把推开秋玉华,扭头往家的方向走去。

        他心里虽然怒火滔天,但仅有的理智告诉他,这里不是打叶宁的好地方。

        见他终于走了,秋玉华松了口气,忙去拉叶宁。

        叶宁避开她伸过来的手,走到胡旺杰身边,高声说道,“胡所长,我不能回家,我现在要是跟我妈回家去,明天你们看到的就会是我的尸体!”

        这话在夜里说出来,围观的人情不自禁暗吸一口凉气。

        胡旺杰不赞同的摆摆手,“小宁,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那是你爸妈,又不是别人。我刚刚对他们说过了,他们都答应不再打你,放心回去吧。”

        叶宁用力摇头,“不,我不回去。胡所长,我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要告他们家暴虐待我,我要寻求法律保护!”

        “你要告你爸妈?”胡旺杰眉头不由拧紧。

        围观的邻居们也怔住了。

        女儿告父母,这……是不是过了些?

        不过,叶金贵和秋玉华夫妻俩那么狠毒,叶宁大概也是被逼狠了才这样做吧……

        有人表示理解叶宁,也有人认为叶宁此举不妥当。

        秋玉华火了,下意识抬手就向叶宁煽过来,“死丫头,你在说什么?我们辛苦养你这么大,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就想将我们父母扔在一旁不管了是不是?”

        女民警立即将她手握住,“你干什么?”

        叶宁指指秋玉华,对胡旺杰说道,“胡所长您看见了吧,当着你们的面,我妈都敢打我,私下里怎么样,相信你们都能猜到。”

        “这样的打骂,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我要是有一丁点办法,我也不想走这一步。”

        “可今天我要是不告他们,那我就得死。”

        她抹抹眼泪,又说道,“从小到大,我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我身上的伤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有好几回都是死里逃生。”

        “如果胡所长您不信,可以让这位姐姐看看我身上的伤,就知道我有没有说假话。”

        她伸手指指女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