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庶族无名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旅途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书迷正在阅读:、、、、、、、、、、、
        马车的行驶速度并不算快,坐在车厢里,陈默觉得这样的季节看到的往往是一望无际的田地,耕作的农夫还有充斥于天地间的盎然生机,与自己的家乡没什么不同。

        但真正看到的,却是无人耕作,丛生的杂草,有人留下来的杂乱东西,偶尔还能看到躺于路边的尸骨。

        绿意盎然,但不知怎的,陈默却感受不到那股属于春天的勃勃生机,好似天地之间,只有他们这一行人马在缓缓前行,不知来自何处,也不知去往何方,只是一直往前走而已。

        第一次远行的憧憬和期待逐渐被空虚以及对母亲的思念替换,这还只是出来的第三天,根据老师所言,这一路,至少也要走一个月,他们这样的队伍走不快。

        “老师。”陈默扭头,看向闭目假寐的臧洪,忍不住开口道。

        “嗯?”臧洪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向陈默:“何事?”

        “您说这太平教为何要作乱?而且规模能如此庞大?”陈默的神色有些认真,他这两天也听过臧洪说如今时势,太平教在这短短两月的时间里,席卷了大半个大汉天下,大汉十三州,至少有八州陷入瘫痪的境地,剩下的地方,也有贼患,只是还没能到阻碍衙署施政的地步。

        太平教的战力,陈默亲身参与过,很难想象那样的军队是如何战胜大汉的精兵强将的。

        “有些复杂,你若说全是那张角之过,也不对,若朝廷执政清明,天子勤政,那张角便是有通天本事,也不至于令天下动荡,所以这场匪患,固然有张角之故,但朝廷的责任,也不可推卸。”臧洪叹了口气道。

        “那朝廷……”陈默觉得妄议朝廷是非是否有些不合礼法,但老师说的似乎也不错。

        “如今朝廷已经集结精兵开始清缴各地叛军,太平教虽然势大,但仓促起势,这两月之内无法成事,接下来,便该衰亡了。”臧洪对于陈默的提问却也不烦,反而开始认真的解答。

        “我娘说过,太平教统属不明,亦并非真的得民心,早晚必败。”陈默思索道。

        “夫人确是奇女子。”臧洪点点头,这份见解,便是不少士人都未必有吧。

        “弟子听说,天下之所以如此,是宦官干政所致?”陈默好奇道。

        “这……”臧洪并未立刻回答,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陈默道:“默儿,这宦官干政,你如何看?”

        “若以公来看,历朝历代的事情都已证明后.宫干政乃取祸之道。”陈默想了想道,这些天臧洪跟他讲的最多的便是东周到春秋战国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哦?”臧洪饶有兴致的看着陈默道:“以公来说?也就是说还有以私了?”

        “嗯。”陈默点头道:“只是似乎有些……”

        “但说无妨,你我师徒探讨便是。”臧洪笑道。

        “天子也是人,既然是人,便自会有亲疏远近,弟子在想,天子身边,似乎都是宦官、妃嫔吧?天子是如何的,弟子不知,但以弟子来说,若母亲与弟子说的话与他人和弟子说的有相冲之处,自然是更相信母亲一些,若是杨叔与我说的与一个外乡人与我说的有不同,自然也是相信杨叔。”

        这也是最近陈默在琢磨的事情,自从他知道天子竟然是个人,跟自己差不多以后,他就开始想这些问题。

        “老师,这是否就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之意?”陈默好奇的看向臧洪。

        “帝王家世,比这个要复杂的多,不过也却有此意。”臧洪点头,满意的看着这个弟子,他发现陈默记东西特别快,而且往往能举一反三,很多事情,都会有些自己的想法,这在一些老师眼中,不太好,甚至会招来厌恶,不过对臧洪来说,却反而更看重,人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坏事,做老师的,是尽量将其想法往正道上引,而非将其扼杀。

        而且,这孩子身上有股常人没有的气质,那是一种看淡生死的洒脱,或许是经历了这场战乱,磨砺了这孩子的心性吧,以一个平民之身,面对自己和张超这样的人物,能够做到不卑不亢的,别说哥十岁稚童了,便是青年人恐怕也难有这份心态。

        “左右无事,来陪我下棋如何?”臧洪坐的久了,有些无聊,指了指车厢里的棋盘笑道。

        在颠簸的车上其实并不适合下棋,只是这旅途实在枯燥乏味,别说陈默这样的孩子,便是臧洪,连着三天大多数时候待在车厢里也有些受不了,往日出游可没有这般大的阵仗。

        从东莱到广陵,若是快马加鞭的话,十日便能赶到,哪像现在。

        “老师,弟子不会……”陈默看着棋盘有些傻眼,他记得系统神仙的梦境训练营中有基础棋艺技能,只是陈默觉得这东西对自己用处不大,而且还要耗掉五点气运有些不值。

        “人得有好学之心,老师教你,这个其实不难。”臧洪微笑着坐在棋盘后面笑道:“而且琴棋书画,虽然不需精通,但至少需会一些,最好能有一两样精通,如此,他日你若步入仕途会顺畅许多。”

        其实老师就是想找事情做来打发时间吧?

        跟臧洪熟了,陈默虽然不至于直接发表这样的言论,但心里还是会默默地腹诽一下,他也实在想不出这琴棋书画跟仕途怎么会扯上了关系?

        不过老师既然要教自己,陈默也不可能拒绝,只能按照老师的意思,跪坐在老师对面的席子上,学着老师的样子揭开棋盅,仔细的听老师讲解这棋盘规则。

        围棋的规则其实不难,但想要下好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春末的驿道之上,车队的速度依旧不快不慢,只是车厢中的声音渐渐被落子声所取代,枯燥的旅途上,师徒俩似乎找到了消解枯燥的乐趣,下棋渐渐取代了言语。

        “唉~”托运食物的车上,大郎打了个盹儿,看着四周对着身旁的车夫笑道:“阿叔,莫非天下太平了?”

        “我如何知道?不过这三百精兵可是从并州战场上杀下来的,就算有太平教蠢贼来犯,也能轻易击溃。”

        “并州在何处?”

        “北边儿,很远。”

        “那有多远?”

        “我又没去过,我如何知道,安心学驾车,何来这许多言语?”

        车夫被问的烦了,瞪了大郎一眼没好气的道。

        枯燥的旅途在继续,陈默预想中太平乱贼劫道的事情偶尔也会发生,不过就如车夫所言,这三百随行护卫,都是从并州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寻常太平乱贼,往往一个冲锋便溃不成军,这打仗有时候真不一定人多就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