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飞艇 - 狂婿当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郝萌的蜕变

苹果彩票网北京快乐8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王劫有些颓然,靠着墙角狠狠打着火机,点着了一根烟。

        刚才,自己对蓝珊的训话确实有点太突兀了,总的来说,以目前的交情,人家没有义务忍受自己的臭脾气。

        可是话说回来了,郝萌离开萧姨那里,如果没在蓝珊那,会在哪呢?难道说,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了……

        思来想去,还是不能坐以待毙!

        王劫使劲抽了两口烟,碾掉烟头,上了车,就朝胡同外走,一直沿着大街奔往闹市区的路上徘徊着,左顾右盼地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没一会,张大彪打来了电话:“劫哥,整个胡同我找遍了,根本没有郝萌的踪迹。”

        “继续找!”王劫大声道。

        又过了一会,秃鹫也打来了电话:“劫哥,我已经把能撒出去的兄弟都撒出去了,目前还没有消息。另外,红鸟那边把风的兄弟我问过了,那小丫头没出现过……”

        听了这个消息,王劫算是暂时缓了一口气。

        “让所有人继续找,一旦有消息,马上告诉我!”王劫叮嘱道。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王劫和张大彪、秃鹫在十字路口汇合了,为了找人,张大彪还动员了林煌和昝喜川。两人长期活动在云城的底层社会中,认识不少的俗世九流,可以这么说,为了寻找郝萌,这云城中至少有近千人在打探着消息。

        “怎么样,还没消息吗?”一见面,王劫就迫不及待问道。

        四个人彼此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昝喜川道:“王先生,其实你也不必这么急,至少目前来看,这小丫头还没落在红鸟那伙人手里。”

        “是啊,劫哥!”张大彪也道:“罗伯不是说,郝萌其实已经痊愈了吗?她既然是在装疯,那离开萧姨那就是筹划好的,或许她会保护好自己的!”

        王劫摇摇头道:“你们不懂,这丫头对于那伙人太有价值了。而那伙人是什么人?穷凶极恶,杀人如麻,郝爱国的死状历历在目。要是郝萌落在他们手里,那就……”

        林煌眯了眯眼,一咬牙道:“不如这样,反正我是个生面孔,又一脸无公害,让我潜入红鸟去看看不就行了。”

        “不行!”王劫断然拒绝道:“自从上次我杀了刘海龙之后,红鸟的防御级别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你练过拳脚,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用你到后厅,你就被拿下了……”

        秃鹫拍了拍大光头急切道:“这样吧,我朝莫雷借点人,把网撒的再大点……”

        王劫还是摇了摇头,莫雷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谁知道这个消息让他知道后,会不会再生出更多事端。

        正在这时,王劫的电话又响了,拿起来一看,竟又是蓝珊打来的。

        “对不起,蓝小姐,刚才是我太急了……”王劫这次一接起电话,就坦率地道歉道。

        蓝珊淡淡道:“翻脸快,道歉倒也快!行了,我就是提醒你,你应该转换思维,如果你是郝萌,想想你会去哪里?”

        王劫皱眉想了想,突然有了一点想法。

        “谢谢!”王劫激动道:“对了,刚才那遍打电话还没说什么事呢……”

        “你允许我说了吗?”蓝珊哼声道:“我都没来得及说话,你就把我当成了敌人呵斥,我还能说什么?”

        王劫看着周围几个大老爷们的目光,转过身,低声道:“喂,蓝精灵,这就是你小气了,我不是道歉了吗?”

        “算了,看在那晚上你教我骑自行车、看萤火虫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蓝珊莞尔一笑道:“我就是提醒你,燕城某人来了,他的四个贴身打手也来了,你小心点。”

        王劫想了想,蓝珊所谓的“某人”,应该就是自己的伯父王鸿燊了。听唐阳说,王鸿燊已经来了云城。如此说来,早上和刚才那会派来杀自己的人就是王鸿燊的贴身打手了。

        呵呵,难怪,一出手就是想要自己的命的。

        王劫挂了电话,转过身,这四个家伙正齐刷刷看着自己。

        “都看我干什么?”王劫有些不好意思。

        “啧啧啧,刚才那对不起说的可真怂!”张大彪一笑道:“劫哥,你脸怎么还红了,是不是心窝里暖暖的?”

        他们几个,也就张大彪如此没皮没脸敢和自己插科打诨。

        “闭上你的狗嘴!”王劫瞪了张大彪一眼,朝众人道:“我想到了两个地方。一个是郝爱国被杀的御龙瀚府,一个是郝萌亲手杀了她母亲的温馨家园。如果说,郝萌已经走出了心里的阴影,那只能是去这两个地方,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她那个出卖父亲的妈是她亲手解决的!这样,秃鹫,你带着你的人去御龙瀚府13号楼,我们几个去温馨家园。”

        一声令下,众人开拔。

        等王劫带着张大彪、林煌和昝喜川到了温馨家园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就在小区门口的一家烧烤店旁不远,老远就看见一群小混混在高声叫骂着。

        “停车!”王劫怒吼一声。

        张大彪咔嚓一声将车停下,几个人蜂拥了出去。

        “臭娘们,找死是吗?”

        “赶紧松手,否则爷爷们抽死你!”

        “妈拉个巴子的,放手,不然老子把你卖窝子里去……”

        王劫拳头攥的嘎巴巴直响,上去就是一记左勾,一个叫骂正凶的小混混直接被打翻在地!

        林煌他们三个紧随其后,一通拳脚开路。这些街面上的小混混哪是这几位的对手,半分钟没到,倒的倒,伤的伤,七荤八素,哎哎呦呦。

        “作死是吧,当街耍流氓,还不把人给我放开!不然,我打爆你们的脑袋!”张大彪熊脸虎目,爆吼一声。

        一群人被吓得一哆嗦,其中一个讪讪道:“各位大哥,别……别打了……不是我们不放开,是她……他不放开我们老大!”

        “什么?”张大彪一愣。

        王劫这才发现,郝萌带着淡淡的笑意,和一个男人正靠在墙边。

        这男人弯着身子,脸上豆大的汗珠子滴滴答答地留着,几乎就要瘫了,而郝萌的一只手握着一根烧烤铁钎子,另一只手正攥着那男人的玩意……

        “郝萌!”王劫皱了皱眉。

        张大彪、林煌几个面面相觑,昝喜川朝其它混混一努嘴,瞪眼道:“怎么回事?”

        那小混混赶紧道:“我们在这喝酒,我们老大喝的多了点,见这小丫头捧着一个盒子自己从小区里走出来,就……就起了色心,仗着酒劲调戏了她几句,还……还要拖她进胡同。谁知道这小丫头笑着说,她愿意,只好别伤害她就行。我们老大笑嘻嘻和我们说,排队,一个个人来,反正是免费的破鞋,然后就和这小丫头往胡同走,谁知道,刚走到烧烤桌旁,这小丫头突然一把抓起了一根铁钎子,然后……然后就是你们看到这一幕了……”

        “郝萌,我来了,别害怕!松手吧……”王劫看着郝萌那淡定的神色,心里越发寒凉。因为这可不是惊恐的眼神,而是淡然……

        郝萌微微一笑,低声朝那男人道:“怎么样,还想睡我吗?”

        “不不,不想了,对不起姑奶奶,我错了……”那那男人疼的嘴角直抽抽,由此可见,郝萌用了多大的力气。

        “不想睡我了?可你骂我是破鞋了,我总得给你点教训,否则你还会欺负别的姑娘!”

        淡淡地说着,郝萌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笑意,突然另一只手将钎子挥舞了起来。

        王劫心里一颤,张大彪他们几个更是感觉自己的某个部分都跟着疼了一下。

        等众人再睁开眼,那个男人裆下流血,那玩意被穿了个透心凉,哇哇叫着已经跪在了地上……

        而郝萌则淡定地抱起地上的一个盒子,朝王劫走了过来。

        “老王,你来接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