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飞艇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846章 道歉(3)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书迷正在阅读:、、、、、、、、、、、
        太阳落山时分,花园仿若铺上了一层金色。

        清舒牵着窈窈的手来到池子边上,看着满池的莲蓬笑问道:“你想吃哪个,娘给你摘。”

        因为花园小所以池子也不大,站在边上就能摘到莲蓬。

        指了一个最大的,窈窈脆生生地说道:“娘,我要那个。”

        摘下来,窈窈道:“娘,你剥给我吃。‘

        清舒刮了下他的鼻子,笑骂道:“好,娘剥给你吃,不过你也要学一下等会剥给哥哥吃。”

        “好。”

        剥了皮再将莲芯去了,然后清舒将莲子放到窈窈嘴里。

        窈窈吃完后乐呵呵地说道:“娘,好好吃。”

        就在这个时候,桔梗过来说道:“夫人,三老爷跟三老太太过来了,说想见你。”

        顿了下,桔梗又道;“三老太太眼睛红肿,应该是哭了很久才有。”

        清舒蹙了下眉头:“只三叔跟三婶,还是乐玮也跟来了?”

        “玮少爷也来了。”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你请了三叔到小花厅,另外与他说让乐玮带了三婶回去。”

        她并不想见张氏,有些事并不是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消除的。

        “是,夫人。”

        张氏听到清舒要她回去,抓着林承志的胳膊道:“她为什么不见我,是在记恨之前的事?”

        林承志说道:“不管什么原因既她说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吧!”

        惹得清舒不高兴撒手不管,乐文真的就再不回书院念书了。

        乐玮也说道:“娘,阿文是二姐养大的,不可能真的不管他。娘,咱们回家等消息。”

        张氏这次却特别执拗,表示一定要见到清舒不然就不回去。

        清舒听到回禀,笑了下说道:“既她要见,就让她也去小花厅吧!”

        不想见张氏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因为她很清楚张氏这次过来是道歉的,不是出自真心的道歉她不想听。不过执意要见,那就见。

        张氏在小花厅等候,听到脚步声不由转过头去。就见清舒穿着素面杭绸褙子,梳着一个流云髻,发髻上戴着一直八宝琉璃金步摇,耳上缀着绿宝石耳坠,气度雍容沉静。

        走到上首坐下,清舒看着林承志问道:“三叔,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林承志见她还这般关心自己,心中万分愧疚:“我的身体已经痊愈了,已经没有妨碍了。”

        “好了就行。三叔,这次你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林承志一脸羞愧地说道:“你三婶之前做了糊涂事,这次我特意带她来道歉的。”

        清舒笑了下,没说话。

        张氏站起来道:“清舒,之前是三婶糊涂,你三叔的事跟如蝶的事我不该怪你。”

        清舒笑了下,轻声说道;“三叔被人下药的事你就是怪我,我能理解,所以也没有生气。可如蝶的事我就想不明白了,害死她的是万翰采跟万家的人你为何会恨我?”

        张氏红着眼眶说道:“我没恨你,我只是恨老天爷没长眼睛,让她年纪轻轻就没了命。如今留下两个孩子该怎么办呢?”

        清舒说道:“若是三婶执意要见我就为说这些话,那现在说完了可以回去了。”

        张氏见她神色淡然,咬咬牙说道:“你说得很对,我确实怨你,为什么你明明可以帮她却袖手旁观。不过我更恨我自己,是我没能力保护好她不然她就不会被万家人害死。”

        乐玮失声道:“娘……”

        清舒脸上还是挂着得体的笑容,只是那话却不好听了:“万翰采跟林如蝶,一个品行恶劣龌龊下作,一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这样的人我为何要帮?不仅不会帮,哪怕万翰采考中进士我也不会让他入官场。因为这样的人一旦当官必定祸害百姓。”

        女儿被这般污蔑,张氏满腔的怒火:“你凭什么这般说如蝶?”

        清舒反问道:“难道我有说错吗?为一点蚊头小利可以不念父母养育之恩不顾兄弟手足之情,甚至还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成为聋子。你说,这样的人有哪里值得相帮的?”

        “对亲生父母以及女儿尚且如此,我要帮她岂不是还得担心哪一日没满足她的要求掉转头捅我一刀。”

        张氏嘴巴张了好多次,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清舒说道:“其实你会怨我,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如蝶这性子与你以及你们张家人一脉相承。”

        他三叔为什么把持家里的钱财不让张氏碰,只每个月给她一二两的月钱。照理铺子都是靠她撑起来,她管钱财天经地义。可有张家这群吸血鬼在要让张氏管钱,哪怕赚了金山银山都得搬空。

        张氏握紧拳头一脸奴役地说道:“你可以侮辱我,但你没资格侮辱我们张家。”

        清舒嗤笑一声:“三叔、乐玮,你们说我有侮辱张家吗?”

        乐玮状着胆子说道:“娘,二姐没说错,张家的人就是厚颜无耻贪得无厌。”

        张氏的脊梁一下就弯了。

        林承志难受地说道:“清舒,是我没教好如蝶没管束好你三婶。清舒,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们对不起你。只是这些都跟文哥儿无关,不能因为这些事让文哥儿这辈子都毁了。”

        文哥儿是他这辈子的希望,为了他的前程放弃老家的家业不远万里来到京城。若是他不继续念书,那父子两人这些年的心血全都付之东流了。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么多的事压再身上让他有些不堪重负,所以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清舒说道:“你们回去后叫文哥儿过来,我与他说。”

        林承志擦了眼泪道:“清舒,谢谢你。”

        张氏神色也缓和了一些,不过她这口气松得太快了。

        清舒看向她说道:“既三婶这般厌恶我以后就请你别再上门了,省得你心里堵得慌我也不舒坦。”

        张氏垂着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来的。”

        “这样最好了,不然来了却进不了门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哪怕被人非议,她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林承志很快带着张氏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张氏突然说道:“当家的,我们回老家去。”

        林承志沉默了下说道:“你想回去我不拦着,不过我跟乐玮是不会回去的。”

        乐玮有些着急:“爹,娘回去那铺子怎么办?”

        不等张氏开口,林承志万分疲惫地说道:“铺子关了就是。我们这有手有脚的,还能饿死不成?”

        以前之所以对张氏一再忍让是因为铺子都是靠她。可现在她想明白了,没钱可以想办法赚,可若是伤了几个孩子的心那多少钱都补不回来。